300余人替长沙布维记奶茶店充人气 有人一天挣两
发布时间:2019-07-29 02:14        来源:ag

  ○300余人替布维记奶茶店充人气;除开佣金,代理与劳务公司六四分成○雇托行规:大学生适合奶茶店,车展找三四十岁的,保健品讲座找老人

  近年来,一些所谓的网红店雇托充人气的新闻,屡屡见诸报端。但你知道充场背后的利益链条吗?

  大学生适合奶茶店,车展就需要三四十岁、穿着正式些的,保健品讲座需要老人。门店排队每人不超过55元,手机店排队维修60元,会议80元以内,普通展览50元,车展60-70元,楼盘100元以内,对一些所谓的代理而言,充场早已成有利可图的生意。

  潇湘晨报记者暗访时,一名劳务公司的员工说,这是各行业公开的秘密。他还说,有单位开会为应付检查,花钱雇一两百人充场。

  活动现场冷清怎么办?少数商家会花钱雇托充场面,营造生意“火爆”的氛围,进而吸引消费者,这种人气爆棚的假象背后催生一种职业叫“充场兼职”。

  雇托充场遭遇屡屡见诸报端,潇湘晨报就曾曝光过“房托”、“培训托”甚至是“鬼托”,可充场项目远不止这些。在商家看来,这是一种“营销手段”,但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》规定:“经营者不得采用虚构交易、虚假评论或者雇佣他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销售。”

  五一期间,潇湘晨报记者与300余名兼职一起,替广东奶茶品牌“布维记”长沙首家门店充场,并通过暗访兼职、代理、劳务派遣公司,揭开隐藏在充场背后的灰色产业链。

  4月底,长沙多个微信兼职群发布招托信息,称一奶茶店于5月1日至4日开业,每天14点至18点四个时间段,共需90人进店排队、大众点评上发好评及微信朋友圈转发宣传链接,佣金25元加杯奶茶,每人可充场两次。

  记者以在校大学生身份报名,提供姓名联系方式并交纳5元押金后,被一名代理拉入名为“奶茶4号”的微信群。4日下午2点多,记者前往岳麓区“24品生活中心”集合途中,代理在群内交待,“30岁以上的不要来”“先不要去店内”。

  代理所说的门店名为“布维记鲜奶茶研究所”(以下简称“布维记”),位于前述商场负一层,因活动接近尾声,4日当天下午实际到场兼职70余人,前三日也只有80余人。在集合点,代理给兼职发放“布维记赠饮券”,一一确认是否下载安装了大众点评APP,还特意强调“到店点完奶茶,APP上搜索布维记,随便写评论配两张照片。”

  记者注意到,代理并未让兼职们一同去排长队,而是两三人一组进店,十分钟左右换组人,以“防止太假”。代理说,“周边店铺人流量少,一堆人排队太假。只要有人排队、有人坐着喝茶,让人误以为奶茶好喝,套路别人进店消费就行。”

  4日下午3点多,记者一行三名托手持赠饮券来到布维记排队,七八人坐在一旁喝茶玩手机。拿到奶茶坐下后,记者咨询另外一名兼职如何发布评论,对方笑称“随便写,或从评论里复制黏贴。”对于这群“顾客”,门店工作人员按流程正常接待,要求扫描二维码成为会员,所有人对充场一事心照不宣。

  不到5分钟,兼职轻松完成任务,返回商场附近地下通道。等候在此的代理核对名字、确认任务截图后,扫描兼职出示的收款码支付佣金。

  19岁肖代理,是长沙某高校大一学生,他参与组织上述充场活动,这一单也是他谈下的。肖代理说,“布维记要求‘公对公’,所以我找长沙泰启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‘泰启公司’)合作。”泰启公司员工向先生证实这一说法,他说公司之所以接单,“考虑到布维记接下来会在长沙陆续开七八家店,后期还有很多合作机会。”

  向先生说,4月26日,布维记才找到公司,要求5月1日起安排兼职进场,“奶茶店没做好准备,5月1日充场效果不好,对方说要停掉项目,我做工作后又继续进行。”肖代理透露,“四天共有300余人充场,奶茶店付40元/人还送张赠饮券,除去兼职25元佣金,我和公司‘六四开’,一个人头分别抽10块、5块。”

  调查过程中,记者示意加盟布维记,向先生提供此前与其沟通的布维记总部人员的微信名片。记者添加该微信后,对方在交谈中自称“总部派来长沙指导门店运营人员”。

  布维记官网资料介绍,该品牌“隶属于‘布维记(深圳)餐饮管理有限公司’,于2008年诞生于广东江门市。”截至14日共有21家门店,均位于广东省内,而暂未录入官网的长沙首家门店“布维记鲜奶茶研究所”于4月底开业,位于岳麓区“24品生活中心负一层”,系该品牌在省外第一家店。布维记对外宣称,目前所有门店均属直营管理。

  14日下午,潇湘晨报记者致电布维记总部客服热线,工作人员证实长沙首店于4月底开业,但对于雇托充场一事,她在电话中表示“不太清楚,这边先将情况反映给相关人员,稍后如有需要再回复你吧。”上述总部运营人员在电话中也表示,“会跟领导反馈,叫他联系你。”

  70余人参与4日的充场活动,记者随机采访其中10位,男女比例为4:6,70%是大学生,年龄从17岁至60岁不等。10人均乘坐公交车前往,路程近的耗时10余分钟,远的一个多小时。兼职理由包括“见识一下”“闲得慌”“赚钱”“朋友邀请”……对于充场作假行为,一人“反感”,两人认为是“普遍现象”,余下七人表示“没想法”。

  22岁龚小姐从事客服工作,五一假期没安排出游,“待在家里累,闲得发慌,就想出去走动一下,”她与另外6人对充场行为均表示“没看法”。参加工作的李小姐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,其目的只是单纯的“想学习见识一下,顺便锻炼身体。”

  贺同学因“没事做”首次参加兼职活动,“奶茶店肯定是刷销量,大不了做完以后反手给个差评就是。”谈及佣金低,钟同学表示“无所谓”,他此前在五一广场某蛋糕店当过托。不过,一名女大学生参加完此次充场兼职后,明确表示反感“不喜欢骗人”。

  “不用带孙,在家没事做,去做兼职就是好玩。”60岁姚女士当天并未拿到佣金,当她赶到集合点时,被告知她的“手机做不了”,后来看群通知才反应过来,“可能嫌我年龄烦”。这名退休老人说,“什么充场我都做过,很多火爆的活动都是假的,像不知名的医院,不请人充场没病人去,房地产开盘也需要大量人员营造热销的假象。”

  肖代理说,很多学生“闲得发慌”,去充场拿现金、免费喝奶茶,还能顺带去商场逛一下,“有小姐姐说,这样的好事要多叫她们。”泰启公司向先生说,学生一般喜欢兼职,“休息就去做事,还能赚点买烟玩游戏的零花钱。佣金虽然少,但是玩也是玩。”

  5月10日,记者再次找到肖代理,让他传授成为兼职代理的经验。“先不停加人建群或与人交换,我两个微信共有400多个群。找一个劳务派遣公司,按要求把兼职任务丢到这些群里,自然会有人问,等积累足够的人脉和商家,个人再慢慢地找商家谈单。”他说。

  肖代理说,充场类型包括各种门店排队、楼盘到访、展览、会议营销和医院健康讲座等,不同类型场合所需时间、对人员要求及支付的佣金都不一样。“大学生适合奶茶店,车展就需要三四十岁、穿着正式些的,保健品讲座需要老人。门店排队不超过55元,手机店排队维修60元,会议80元以内,普通展览50元,车展60-70元,楼盘100元以内……公司、代理按比例层层分成,每人抽几块到十几块不等,靠量赚钱,像布维记这单我赚了一千多元,之前组织兼职一天挣过两千元。”

  记者以朋友新开奶茶店为由向肖代理提出雇托,他很快发来一份“策划案”,充场报价为40元/人,他在宣传手段中提到,“招募适量的充场人员,请摄影师拍录现场营销气氛加以网络宣传。”具体流程为:“充场兼职可分多时段,相应安排15-25名充场人员。根据店铺客人多少,多时先不安排或每次1-2人,人少时安排3-5人营造现场气氛吸引消费者。同时所有人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店铺开业及宣传信息,下载相关APP给予好评,宣传店铺并提升口碑。”他发来的另外一份“劳务外包协议”中约定:“双方均有义务对本协议内容以及所知悉的对方的商业秘密进行保密,范围包括‘商业操作手段、业务经办流程、收费标准和财务数据’等。”

  排队会不会太假?肖代理说,“每个时间段把控好人数就影响不大。”同时,他保证不用担心被举报,“奶茶店招的大部分是‘好说话’的大学生,不会招‘碍事’的阿姨。我们也会交代兼职在店内外‘别乱说话’。”

  “公司在长沙做了八年,充场项目上半年接得少,主要为各大企业工厂招普工,接下来打算发展整合学校资源。”4日充场活动现场,泰启公司向先生多次邀请暗访记者成为代理,宣称只要感兴趣就会教如何操作,还分享公司的所有兼职资源。

  记者通过“天眼查”数据发现,泰启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,注册及实缴资本200万,经营范围:企业管理咨询服务,经营劳务派遣业务和人力资源、劳动力外包服务等。5月7日,记者应邀前去泰启公司了解情况。

  向先生介绍,充场业务涉及面很广,“有单位开会为应付检查,花钱雇一两百人充场。”他同样提到上述肖代理所说的充场类型,说这是各行业公开的秘密,而只要记者成为公司一级代理,下面可以发展无数个代理,“有个女孩子手下有两百多个(代理),一天轻松赚两三千元。”

  “小门店充场活动一般找代理,而连锁企业就会考虑资质、人员是否稳定等,最终会找我们这种劳务派遣公司,公司再通过学校代理招人进场。”谈及充场作假问题,向先生称,“正常兼职多方赚钱,商家又有效果,不违法违规有什么问题?”

  充场涉及环节人员众多,商家雇托不怕露馅?向先生笑后连续发问:“你有证据吗?是商家叫你来的?是微信还是电话?至于在相关APP上刷好评,是你领优惠券免费喝奶茶后自己填写的,商家又没收你钱,至于谁给你的,商家不清楚。”他言下之意,只要没有证据,商家、代理及公司会相互推诿,简单一句话“找不到证据”。

 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说,经营者不得采用虚构交易、虚标成交量、虚假评论或者雇佣他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销售诱导,否则可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警告、没收违法所得、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,没有违法所得的,处以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;情节严重的,责令停业整顿、吊销营业执照。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》第十九条还规定,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还应将被处罚的商家记入失信“黑名单”,及时向社会公布。

  刘明律师认为,应加大对此行为的处罚力度,严格依法记入失信“黑名单”,并通过媒体渠道公示违法经营者,让经营者不敢违法不能违法。



相关阅读:ag